警方在嫌疑人家中找到黃金首飾熔成的金塊。
嫌疑人在警方的帶領下指認現場。
  “乾幾票大的,快點過上好生活。”在這種畸形的心理驅使下,兩瀏陽男子5年來瘋狂作案,盜走6家金店價值500多萬元的首飾財物。
  4月29日上午,省公安廳召開新聞發佈會通報了此案案情,追回被盜黃金、白金、玉石和部分贓款,共計價值300多萬元。
  攸縣2金店一夜被盜
  3月24日,株洲攸縣皇圖嶺鎮。
  鎮上只有兩家金店,一家叫鑫意大金行,另一家叫時興大金行,兩家金行店面相鄰。一夜之間,這兩家金店內的首飾被人盜走,損失高達200多萬元。
  而就在半個月前,離此不遠的醴陵市泗汾鎮夢金園大金行也被人盜走了價值30多萬元的首飾財物。
  由於案情重大,公安部和省公安廳領導做出批示,株洲市公安局立刻成立了專案組展開破案工作。
  監控鎖定兩嫌疑男
  專案組民警通過查看案發地周邊的視頻監控,從100多個小時的視頻中找到了蛛絲馬跡。同時,民警還找到了一名保潔員阿姨,她曾在3月24日凌晨在攸縣兩家被盜金店附近,看到過一輛銀灰色的小麵包車,“因為是湘A牌照我才多看了幾眼,還有一高一矮兩名男子走了下來,半夜在街頭晃悠。”保潔員阿姨說。
  通過視頻資料和車牌信息等線索,警方鎖定了來自瀏陽的兩名嫌疑人江豐和李樹。
  引蛇出洞,雙雙落網
  現年46歲的江豐是瀏陽鎮頭鎮人,他剛好有台銀灰色麵包車,平時在當地以跑黑車為生。江豐曾有過3次因盜竊服刑的記錄,2007年刑滿釋放。另一名男子叫李樹,是江豐的同鄉,之前也有2次因盜竊被判刑的經歷,去年才刑滿釋放。巧合的是,兩人最後服刑地點都是永州某監獄。
  最近,兩人都打算購買水泥、河沙等建築材料,準備蓋房子。這看似不經意的舉動,暴露了他們。“試想,兩人刑滿釋放不久,家中老宅破敗,又無正當收入,錢從何來?”攸縣公安局副局長歐國華說。
  3月30日晚,警方採取引蛇出洞的策略,派出一名偵查員深夜駕車在李樹的住處轉了兩圈。猶如驚弓之鳥的李樹立刻跑到了鎮上的一家飯店,而江豐也開著小麵包車跑到了鎮上的一家賓館。第二天凌晨5點,二人雙雙落網。
  家中搜出200多萬元贓物
  隨後,民警立刻對二人家中進行了搜查。“我們在江豐家中找到了噴槍。”歐國華說,江豐在策劃作案前,就已經考慮好銷贓的問題,不僅購買了噴槍,還學習了熔煉技術。通過3個多小時的尋找,民警發現被二人盜走的黃金首飾已被熔煉成金塊,共找到8塊,每塊重約一斤。而其他的鉑金和玉石珠寶等贓物,則被二人埋在地里。除開贓物,民警還收繳作案車輛一臺、仿64手槍一把、子彈7發等作案工具,贓物價值約200多萬元。
  ■三湘華聲全媒體
  記者 陳昂 通訊員 顏英華
  為建房子養老,5年連盜6家金店
  兩人交代了在攸縣、醴陵的盜竊事實後便陷入了沉默。民警拋出有力證據後,二人這才承認,他們還在長沙縣、江西宜春盜竊過金店。而江豐還在2009年與邵陽人朱林在長沙縣一金店實施過作案,當時,李樹還未出獄。
  江豐說,偷了半輩子,也沒有別的技能,人到中年還是一無所有,看著村裡有人蓋了小別墅,心中很不是滋味。去年8月,江豐在街頭巧遇了刑滿釋放的李樹,相同的經歷讓兩人不謀而合。江豐認為,黃金容易出手,且價格爭議小,但城市裡的金店安保措施嚴密,於是,兩人將目光瞄準了鄉鎮金店。
  之後,警方凍結了二人銷贓所得的贓款90多萬元。4月24日,另一嫌疑人朱林也被警方抓獲。
  為省錢下班關監控,給盜竊留下可乘之機
  “他們作案的手法十分專業。”歐國華告訴記者,兩人作案時身穿只露出眼睛的全套服飾,就連作案手機也是專用。
  另一個原因,歐國華認為城郊、小城鎮的金店安保意識不強,部分金店老闆為省錢,下班後自己主動關閉了電子監控設備,而且也沒有安裝自動報警裝置和加裝紅外線佈防設施,給偵查破案帶來了困難。他建議,金店不僅要加固櫃臺玻璃,金店的四周牆壁也要進行鋼板加固,在偵破的一起金店被盜案中,就有一個金店牆體雖然大部分進行了鋼板加固,但仍然留有廁所沒有進行加固,導致罪犯從廁所破牆而入進行盜竊。(文中犯罪嫌疑人均為化名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nlfjkuvfimzzi 的頭像
rnlfjkuvfimzzi

lifewave

rnlfjkuvfimz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